曾经那盛大的收割

作者:丁菊花 浏览次数:202 日期:2019-09-26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不知怎的,每逢穗低头,稻飘香的季节,总会莫名的想起这句诗。想起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”的盛大收割。

较之割、脱、打捆,甚至烘干、出售,几乎一气呵成的现代化收割方式,我对镰刀、扁担、拖拉机,板车、石磙、大水牛……各种农具齐亮相;对大人小孩齐上阵,各施其责、各尽所能、起早贪黑、忙碌辛苦,热火朝天却又带着沉甸甸幸福的劳作场面有着更深刻地体验。因为,我曾经也是这收割大军中一个虾兵。

每年阳历8月底,9月初便是稻谷开镰的季节。天微微亮,人们就忙开了,无风的日子,露水重,此时一般都不会下田,因为割下的谷子不容易晒干,所以必须等露水散去后再割。此时,大人们就会将已收割回来的稻子铺在禾场,等到晒焦后再用石磙碾压下来。一大禾场稻子铺完,太阳也收走了田间的露水,人们匆匆扒完早饭,便提着水壶,带着农具直奔田间。初秋的骄阳,红得像火,照在家家户户松软的禾场上,也照在希望的田野上。

露水散去,各家各户的田间地头一下子热闹起来。大家低着头、弯着腰,右手快速轻舞镰刀,左手握着稻秆,伴随着有节奏的“咔嚓咔嚓”声,稻子便依着田的弧度或直或弯,一排排,齐齐整整铺在田垄上,远远望去,就是一幅醉倒的秋。

收割季节,虽已立秋,但秋老虎的威力丝毫不亚于盛夏,下午二三点钟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但也是捆谷的最佳时间,因为此时谷已晒透。农家本来一年四季就没有闲暇时,更何况是抢收的季节。每当捆谷时,大人们都会发动家里所有能发动的力量,顶着烈日去捆谷。当捆好一定数量后,男人们便开始往禾场上运。窄小的田埂,高低不平,甚至杂草丛生,空手行走尚让人有趔趄之感,更何况还要负重大几十甚至上百斤的重担,但平常劳作锻炼出来的好脚力和平衡能力,却让他们能稳稳当当,健步如飞。稍微平坦一点的路用板车、拖拉机运,路实在太糟糕,没办法的也只能用肩一担担地挑回去。肩上的皮磨破了,就用毛巾搭上继续挑,因为抢时间,抢天气,他们哪有时间去理会这些疼痛。

夜幕降临,田间安静了,禾场开始热闹了。人们要把禾场上抽时间碾压下来的稻谷起场,收堆、扬灰,还要把捆好的草堆成草垛。若有雨下,可能还要装袋搬进屋子里。这样一折腾,几乎都是大半夜。收割的季节,人们似乎并不怕这样没日没夜地劳作,他们更担心的是突降的暴雨或恼人的连阴雨。搞完一季收割,没有哪一家的大人不是熬的眼红脸凹,脱掉几层皮的。与累相比,人们更关注的是稻花香里的丰收。

随着大规模机械化种植快速发展,祖辈们千百年流传下来并不断改进的农具、农耕方式正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,农民也从繁杂的农事中解脱出来,参与到城市的建设中。曾经,那劳累而盛大的收割场景,已经终结于我们这一代人,但它在我的记忆里却永远鲜活。


上一篇:稻谷黄了 下一篇:夏蝉

相关内容RELATED CONTENT

2016.08.27

赞我中华